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曹荀】缘散清梦


见到荀彧前,我不相信男人也是可以用美形容的。

袁绍可以说长的帅了,我那兄弟张邈也是威风凛凛满脸正气,有时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平平无奇的脸,一度怀疑上天派我只是来当衬托。

那年我记得特别清楚,初平二年。

孙坚打刘表,袁绍征韩馥,而我正在东郡落个讨伐黑山贼的无聊差事,我一直没想通,荀彧怎么就来投了我?

那可是王佐之才啊!

大名鼎鼎如雷惯耳!

我一度怀疑他就是来我这儿随便待待,换个心情而已。等时机到了,荀彧他也看出我是个什么角色了,就会另辟贤主。我从没想过我和他之间,能互相陪伴着,走过二十又一年。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说实在的,陈公台慌慌张张跑来,招呼我说颍川荀彧求见时,我还愣住了,「你说的哪个荀彧啊?」

他特恨铁不成钢,白我一眼,「荀彧还能问是哪个?」

「嗨,」我突然明白了,「公台你说的熏鱼啊!行行,那我换个问法儿:有几只啊?」

我是被他拉出去的。

准确的说,是扯着袖子,硬生生拖出去的。

他一路都骂骂咧咧的,说我曹孟德脑子进水了关键时刻跟傻了一样大好人才送上门来再收不到囊中可悔青肠子去吧……

后面说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一瞬间我清醒过来,就只顾着震惊了。颍川荀彧啊!得此一人,就等于得了颍川荀氏的支持,这等好事……

「公台你别扯我了,」我赶紧立定整理好衣服,大有逃课后去见先生的感觉,「怎么样?看着还行吗?」

他没回我,直接把门推开了。

荀彧站在门外,转头看见了我们。

那种美,怎么说呢。

刹那芳华绝代瑰姿。

陈宫已经被我模糊处理掉了,要不是他又踢我又扯我,我只当没他这个人。只听他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去啊,说点什么,别光傻楞着看呐!」

这话可害惨我。

荀彧后面跟我熟了,就老是把那天我的介绍,笑了又笑。

「我是曹操,曹操的曹,曹操的操……」

那时候两个人,陈公台、荀文若,我只当朋友看,跟本没想过要让他们服从我或怎样,可世事境迁,人也就变了。

我的朋友边让死了,接着,我的父亲也被陶谦手下杀掉了。我几乎倾巢而出,率大军直逼徐州,我要满城鲜血陪葬!

我一生犯过很多错,但我从来不怕别人去怪责,而眼前猩红色笼下天空时,我心里一阵莫名恐慌。

我突然想到——

荀彧或迟或早会知道。

人是会变的。

陈宫反了。我收到急报的时候,徐州城燃起的大火已烧了七天七夜。我把那封信拿在手上,仰头大笑。

那烈火原来也烧死了我。

空留一身疲惫。

我万念俱灰,全身内外痛个通透,骨头被马一颠,就觉即刻要死去了。我赶了好远的路,重新回到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我要知道一切怎样了。

下马踩在地上,我抬头,看见甄城上,荀彧坚定站着,像一尊顽固的石像。

背叛让我沉溺在水里一寸寸往下掉,而此刻我脚下泛动起雄浑壮阔的力量,差点将我掀翻。信任已不足以说明这种强烈的情感了。

我单骑先行,直入城门,来到荀彧所在。

他看我。

而我哑口无言。

「主公回来就好,」他倏的眉宇松爽,扯出一丝微笑,「回来就好。」

他在等我,日日夜夜。

我伸出手,想给他个狠狠拥抱,想要安慰、细语,告诉他天下仿佛只剩你我。可我只说一句辛苦了,就把手收了回来。

他那时才真正相信我回来了,相信他把鄄城完好无损,又送回到我手上。他才红了眼眶,向前一步,走的那么急,差点撞翻我。

「辛苦?」

「你不在我和谁去说?」

……

原来我从来辜负他。

彼时连个安慰的拥抱也没给,而今,我已失去他一年了。

我老了,歇在床上,没事就仔细想他。我们之间以前发生的一切,因为他的离去,已经勾上了句号。我仿佛是以一个局外人眼光去打量这一切,我把我们的故事看了又看。

如果一切从头开始,我会在他来投时就断言拒绝。我曹操是什么人,宁可错杀吕伯奢,屠城浮尸血流成河,也不叫天下人负我。而荀彧他即便在我心里插下刀子,我也不忍对他怎样。

他荀彧从一开始就看透了我。

我的英勇、自负、野心勃勃,我的脆弱、孤独、彷徨无措……

他什么都看的清楚,他彻底明白我曹孟德是个什么人,还鞍前马后追随我,劳苦功高甘精竭虑。

我愿意给他能给的一切,封候赏爵金银财权只要他想。

可他什么也不要,就那么毅然决然的走了。

分道扬镳,却也和来时风采一样。

一年了。

春风又绿江南岸。










(全文完)

*
初衷是想写他俩的初见和守鄄城那段儿。
本来轻松欢脱着呢……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

*
这是在考试和租房间隙摸的一篇,当时写完没太改就发了上来,真的超感谢评论区替我捉虫的姑娘!还有给其他点赞推荐评论的小天使!笔芯!爱你们!

评论(8)
热度(37)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