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流莺

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只是说一些该说的

请不要说我抄袭。
咱们讲点证据,我怎么就抄了?
我是照搬剧情了?还是我把你们的句子抄了?
每一句话都是我的原创,我给他们列了洋洋洒洒的大纲,而就今早,阴晴风前辈和不听发了tag,我点进去一看,心凉了半截,这不是说的我吗?我能这么没自知之明?还不出来澄清一番?

我写的文章,怎能不记得,“跑了起来”,说的不就是我的终朝采蓝结尾吗。可我真的,只是,在合适的地方,想到纪晓岚会这么做,就让他这么做了,难道这种时候还让他走回去?

还有小月的那句“你们不要伤害他”,我知道你的意思,和我那句“你让他自己走,你别推他”撞了。
我就算借鉴,大大方方给你们说,那也没借鉴你们的,那是我看的慕容雪村《原谅我红尘颠倒》里最后一两章,女主给老魏说的话啊,她看到狱卒搡着老魏推的那么厉害,她急啊!当时那个感动我记得,所以我想试试自己能否写出来。我还去斯吧翻看了以前喜欢的文章“永不屈服”,就想写一个老纪当奴隶的梗,索性把他俩结合到一起了。

你们是纪和圈的老前辈,可不能总用恶意揣测别人吧?

我是真的冤枉!

我一个学法的,我也当过大吧吧务,我混的hp圈,里面大神辈出,个个嫉恶如仇,我也最恨抄袭,曾经为撕他们费心劳力。
我没想到有一天,在一个我喜欢的圈子里,会被别人这么说。

那个老纪做梦,梦见和珅在院子里看他的梗,草堂春睡怎么说?

我心里就别扭一下,我说你们也这么想了,都是梗,哪儿有重复不重复,用吧。

还有提到的“草堂的门”“和府太大了”我的前辈们,我写草堂的门是觉得要写和府,再写纪府略显累赘,而且草堂听起来明显凄凉一点,而且和府不大吗?

我只是写出了,我认为的。
我去看了,和你真的撞了,但那该是我和你想到一块去了,而不是抄袭。帽子扣的太大,您二位是否太过敏感?

我连您俩写的东西都没看完,我怎么可能像个贼一样偷偷把你们的文章看了又看,记在心里,又写在自己的文章上?

我模仿阿城,看老舍,读王小波苏童……恕我直言,我的欣赏水平非常高,同人圈的文笔根本不值得我模仿。

你们觉得我图什么?

图赞?

我不需要赞,我就是发上来让大家看看。我的初衷,真的只是想让大家看看。

图名气?混脸熟?

我会把我所有的文章都删了。

你们两位老前辈了,我异常尊重,你们觉得被我冒犯了,我走就好,请你们留下,你们是和纪不可多得的宝贝,你们为此付出了很多。

我的心血不值一提,让他们消失吧。

我保证再也不会在铁齿铜牙纪晓岚里所有的tag出现了。

我读的书既杂又多,凡梗必有出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我和自己讨论出来的,请你们来问。

我从不抄!

我问心无愧!




*正文到此为止。

底下的话思量很久,我还是打算发上来,既然要走了,也不妨说清楚。

我曾经在心里狠狠神交过一把二位。我们斯吧大神互相勾搭,须有千字文,万言评才可。
我从五六月来,是周周有考试,我翻了和纪tag,二位的文章很多,我曾想等放假,仔仔细细看一遍,写段长评以表心意。
对不起,我错了,我在你们心里恬不知耻,我是个小偷还踏马没骨气。
我不配。

无论你们信或不信我说的,我在此道歉,为莫须有的东西。
我错了!对不起!
希望这样你们能心情好一点。
纪和是纪和,圈子是圈子,我是坨屎,我自己去粪池,决不臭了他,请你们不要一棒子打死。

给我点过红心的姑娘们,对不起,我要删掉了,你们若喜欢,请私我,我一定发给你。




评论(26)
热度(18)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