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纪和无差】阅微知著【五】


满街都是人,刑台摆在街心。刽子手的刀在磨石上嗤嗤作响。

和珅跪在虎头铡旁。

纪晓岚站的很远,有片刻他觉得台上并非和珅,那人还坐在府邸喝茶,晚饭后照常找自己闲侃。

刽子手抬头,饮下一口壮胆酒,提起刀。

刀锋一闪而过。

和珅的头颅掉下铡台,身子抽搐两下歪栽于台上。

纪晓岚脸上黏糊糊一片,是泪是汗,更像满溅的血。

“先生?先生!”

他猛的醒来,小月正瞪大眼睛看他。

“先生你做噩梦了。”

他恍惚回神,安慰她说,先生没事,快去睡吧。

原来是梦。

他松口气,和珅是个老狐狸了,手眼通天,家财巨万,不会这样就完。

至少……

衔环砸在门上,发出清脆的金属声。他听见外面马蹄鸣踏,叹口气。

今夜注定无眠。

福康安站在门外,一队人马正在四处搜查。此人与和珅同在军机处,却是死对头。

纪晓岚放开院门,故做疑惑,说不知这半夜来访,所为何事?其实心里料到几分。

福康安一脸沉重,说朝廷重犯和珅失踪了,纪大人可有耳闻?

这人与纪晓岚同朝为官,平日并无恩怨,况且和纪二人不睦之事众人皆知,于是闲聊两句,随便查完,就引兵去了下家。

这倒给纪晓岚提个醒儿,换好一身素服,他悄悄从后院溜出,确信没惊动小月。

他要去办件事。

四五天过去了,寒食节过去了,连桃花都开满一树要烂漫往下落了,和珅还没一点影子。

乾隆倒不急,偶尔上朝时,会瞥眼纪晓岚,干咳两声,说这朝里冷清多了。

是冷清多了。

言下之意,纪晓岚心里了然,掐指一算,也该是时候了。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找的到和珅,这个人就是纪晓岚。

但他一直没想明白,当初他是拿了账本,也给了皇上,可也不见得是多大证据。皇上竟然毫不留情就下了和珅狱,连行刑时间都凿定了。他跟和珅斗了许多年,抓过的把柄海了去,也没见皇上怎么和珅,这次一反常态,实在让他琢磨不来。

纪晓岚走到一座不起眼的小庙里,寺门半掩,熏香缭缭。他敲了敲门,没人应,索性直接走进去。

有个小沙弥正走出来,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见了他,一脸慌恐,警惕之色大作,刚叫一声“纪大烟袋”,就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好哇,纪晓岚冲这小沙弥灿烂一笑,你知道我?

不知道不认识没见过!他头摇的飞快,嘴里不停否认。

纪晓岚饶有兴趣,说分明你叫我纪大烟袋,怎么不认了?小师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不能学某人满嘴扯谎啊。

小沙弥脸涨的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行了,这时后庭走来个人,带着斗笠,穿着粗布麻衣,一身烟土味,手里还提着一桶水,完全是一副修行居士模样。

纪晓岚一瞧,可不是和珅吗。

和珅放下水桶,给小沙弥说,你快回去,然后防备的看着纪晓岚,说你怎么找到的?

纪晓岚说简单啊,你没钱,两条路,抛头露面的赚钱,或者找个清净地方混口饭,这世上清净地方还不好找?寺院庙宇,花时间打听,总能找到。你出逃那晚,我就出去探查过了。但这不像你一贯风格,至少也得来个狡兔三窟嘛……

和珅哼了一声,说我没那打算,有你纪晓岚在我能逃到哪里去,今天既然来了,跟你走就是,只是这小沙弥好心收留我,你别跟他计较。

纪晓岚心里暗自好笑,和珅大概还以为此行是要他去送死,皇上想什么虽然一时不能全猜透,但和珅这一回去,项上人头总能保住。

但总不妨骗他一骗。

“皇上派我来的。”

“知道。”

“回去就要砍头。”

“……”

“我直说了吧,皇上把你那宅子赏我了,刘全现在天天帮小月干家务,你的职位被福康安领了,你的夫人们……哎和二你别激动,拿什么斧头,放下放下……”

纪晓岚也不逗他了,沿路叫了辆马车,两人爬了上去。和珅闷杵着,马车行了半柱香,也不见他看纪晓岚一眼。

纪晓岚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叹口气,说和珅你发什么疯,死都要死的人了,还惦记自家那些花花草草,不过冲着你的钱权,你现在回去,人家还能要你?就开个玩笑,真是……

说完啧啧抽两口烟,吐在和珅脸上,其实心里没底,想这家伙莫非真喜欢那些胭脂俗粉不成。

和珅突然抓住他的袖子一把拉过去,塞个东西在他手上,说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要逃出来吗,这就是了。

他的手里握了一个盒子,里面摆着一颗珠子。

纪晓岚不知和珅什么意思,说这东西看着珍贵,你既废周折拿到了,小心保管才是,别给了我呀。

说着把盒子合上递过去,和珅不伸手接,语气随便,说送给你了,拿走拿走。

这嫌弃劲儿,好像盒子里装着什么烫手山芋。纪晓岚笑笑,也不再推脱。

车行半道,纪晓岚觉得有些饿,叫马夫停了车,下去找个小摊包了几张煎饼。和珅这次见着,全然没了以往调皮泛滥劲儿,活像个老去的闷葫芦。纪晓岚拿出一块煎饼给他,说吃的没惹你,别跟肚子过意不去。

和珅完全没有过意不去的意思,反倒狼吞虎咽几口抹个干净。纪晓岚想他大约好久没吃好餐了,荣华富贵大半辈子,不知现在什么滋味。

这东西不顶饱,做工又精致,纪晓岚索性不吃,把剩下的都给他塞过去。

闲来算算时间,现在皇上下朝,多半在御书房,正是让和珅私下谒见的好机会,于是吩咐车夫赶快点。和珅冷笑一声,说纪晓岚你就这么盼我死呢?我当年花了五千两换你的下落,现在想想,可真不值这个价。

五千两?纪晓岚从没听和珅提过这事,他道自己被人关的那么隐蔽,怎么就和珅找过来,原来是花钱买路子,有高人指点。当下心里颇为感动,又想乾隆转变心意之事和珅并不知道,埋怨自己也对。于是也不解释,任由他天马行空骂骂咧咧去。

和珅看见纪晓岚面无表情,心里五味杂陈,想这人心怀苍生,就是没有自己。他才不生那些玩笑气,房子仆人妻妾没什么好在乎,他气的是纪晓岚对自己的死竟然如此无动于衷甚至捉弄,好像他的死,不过芸芸众生平常事。

过了今天这世上就没和珅了,想他费尽心机跑出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

纪晓岚把他从车上拉下去,他刚才想事情发呆,没想这么快就进京了。

他俩进御书房时,乾隆正忙着给一副明代山水图盖第四十一个戳子,看见二人同来,不甚惊讶,还招呼进前,说来看看赵孟頫这画。

看一会儿,乾隆缓缓开口,说纪晓岚你是为和珅来的吧,你觉得他不该死?

纪晓岚体会了一把当台阶的感觉,感叹皇上真是说下就下,一边连忙点头,说和大人为官多年尽心尽力,此中必有隐情。

乾隆又说,那好,和珅,把东西拿来吧,朕说到做到。

和珅连忙跪下,却不讲话。

这话听着颇有隐情,纪晓岚试探问了句,不知皇上说的何物,臣兴许知道。

乾隆说也不瞒你,上次南巡,你忙着修库书,和珅与朕去的,那次和珅立功不小,朕赏了他一颗宝珠当免罪令牌。

还扶起和珅,说和爱卿别怪朕,朕判你死罪,也只是想让你用了它。

原来如此,纪晓岚把前后瓜葛一连,心里全明白了。和珅果然知道皇上用意,他跑出来就是拿这珠子,知道皇上在等他。可是又为什么要把这东西给自己?难道……他不敢多想,决定等事情了结亲自去问。

纪晓岚从袖子里拿出装珠子的木盒,递给乾隆,说臣在路上替和珅保管这东西,请皇上看看是也不是。

乾隆打开盒子,喜形于色,说这就是了,然后拿走珠子,大手一挥,说和珅官复原职,都回去吧。

和珅攥紧的拳头,只有自己知道多疼。

回去之后纪晓岚打算找他问个清楚,去和府见面正想说话,刘全就把他赶出去。大门哐地合上,把天也隔开,纪晓岚站在街上,只好吞下滚到嘴边的话。

珠子给了皇上,盒子他却留着。某天又被拒之和府门外,他闷闷坐在院里晒太阳,心想真是天道好轮回,顺手拿起盒子,恰好触到一处凹凸,仔细一看是个夹层,摸索两下,翻出张纸,展开一看,是和珅的笔迹。

纪昀启,

下狱前我偶查款项,发现户部多了五千两。

纪晓岚,你该想到是谁。

突然一切索然无味。你能理解吗,一辈子钱权名利仿佛可以主宰了,其实背后巨大的阴霾无论如何也跨不出去。

我想到死,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其实不需要账本,随便一句莫须有的话,也是下狱问斩跑不了。我太清楚了,户部公开那五千两,是皇上示威告诉我,臣子僭越查到万岁头上,唯死路一条。

珠子我本可以交出去,出钱使力下血本向皇上检讨自新,我还是那个权倾朝野的和珅。可我突然一点也不想了。我累了。纪晓岚,你我都不年轻了,我不知道反抗等着我的是什么结局,但我想把免罪珠子留给你,你可以继续铁齿铜牙,我是看不到了,但有朝一日,落到我这下场,这珠子用的到。

纪晓岚,寺院小沙弥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生一世,竹篮一空,没意思。

和珅 笔

日头很毒,热气腾腾从地上浮起,纪晓岚脑中晕晕乎乎,周围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

又上朝了。

风波已去,一切照常。纪晓岚在左和珅在右,分排两列大臣。纪晓岚不知道这戏该不该再唱下去,依旧和平时一样,站出来,说臣有本。

……灾荒人祸,皇上应开仓济民,重振朝政。

念完,他退回原位。

殿外飞鸟扑棱棱着翅膀,他仿佛能看见澄澈蓝天下,纷呈的花草。

屏息间空气停滞,他在等,也在赌。

“臣反对。”

一个熟悉的声音。

纪晓岚笑了,笑的差点哭出来。

这戏又能唱了。








(全文完)

*福康安用的是历史设定,也就是和珅死对头。

*从铁齿的电视剧来看纪和二人简直是对互怼甜宠cp,但稍深想就发现这二人其实虐的要死。

在乾隆皇帝清廷朝臣的大背景下,他俩要在一起甜甜蜜蜜太难。难免要ooc睁只眼闭只眼,磕磕绊绊马马虎虎过去。

*很感谢一直以来给阅微点赞评论推荐的菇凉们,真是太爱你们了!

提前祝六一快乐!

评论(8)
热度(62)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