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流莺

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纪和无差】阅微知著【四】

四十年前,和珅还小,父亲教导他,要做个好人。他爹就是个十足的好人。那年大雪,老人家提着几筐鸡蛋带着和珅去京城求私塾,途中遇见官吏鱼肉乡民,上去就夺了老头鸡蛋扬言充公。本来吃个哑巴亏就算完,老头傻,说一句,官爷,我儿今年私塾,还指望这些蛋做学费……未说完,就被人摁在雪地毒打,那时和珅七岁,还是个小娃娃,他飞扑到他爹给人打的虚弱的身体上,眼睁睁看着血从他爹的额头嘴角淌下来,在雪地里炸出红梅花。他哆哆嗦嗦拾起来,费好大的劲,才一路撑着他爹回家。

春天没能熬过去老头就死了,赶私塾的和珅回家也没能见他爹最后一面。老人最后遗言,考功名,当好官。和珅做到了,当了官,却最恨人称“好官”,假仁假义假道德,满口虚伪文章。他爹冤枉在雪地被毒打时起,他和珅心里,世道人心就已经烂了,做一个好官既不现实也不有用,天下苍生里更没值得他发发善的人,于是和珅八面玲珑,蝇营狗苟,官越做越大,心越染越黑,勾心斗角一混多年,他已经不是他了。

这世界上两种人,一种是他,一种是纪晓岚。和珅从不想与这姓纪的过多来往,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恨不得避着。

乾隆则反之,做皇帝的深知不能发动官员斗官员,则自己龙椅坐不踏实,于是撺掇棋盘上的两粒子儿,使得这两位当朝一品,就这么你来我往在台子上唱着角儿。

和珅心里明白。

纪晓岚也明白。

但戏开了就得唱下去,一唱就是一辈子,再分辨,谁还能说个真假。

纪晓岚的清廉遇见了和珅的贪,他们是镜子的两面;地位年龄阅历知识,这俩人拼在一起,喷出火花星子直砸的人头晕目眩。处的久了,和珅总觉得纪晓岚在他心里的位置奇怪起来,说敌吧,联手斗过皇上,说友呢,见面就互损短长,他常在心里感叹,这事,自己也难掰扯明白。

和珅较往常一样,迎着万岁势头讲,朝上的大臣按位次序列站着,没人说话。一个多月,纪晓岚养伤不早朝,搞得和珅每次和乾隆互动完都听不到一句反驳之辞。等下了朝,他走到自己的党羽中间听情报谈说笑,一切照常,除了心里隐隐失落。

回了府,他一杯酒下肚,胃里一阵灼烧感,看看天,觉得院子空落落,让和珅觉得自己少些什么。醉意袭来,和珅不忍错过这抒悲感怀的劲儿,吩咐刘全拿来纸笔,动手想写下刚才心里那股感觉,沉吟许久也不动笔。

动不了。

那是写不出来的感觉。

自那天出和府,纪晓岚就没跟和珅主动联系过,和珅派人打听,回话说,纪大人没什么动静,就是写写画画,逗逗鸟雀。听着倒也自在。但和珅本能感觉哪里不对,纪晓岚不像会闲着的人,更别提一闲这么多天。准在搞事,和珅一想,警铃大作,忆起纪晓岚来和府养伤的半把月,那时鬼迷心窍,见了受伤的纪晓岚只想让他把病养好起来,全然没做安排就接到府上一住多天,万一……这时一个急报过来,打断了和珅思路,“纪大人进宫面见皇上去了”,探子说。

几个月的头一回。

和珅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蹦起来,顾不上醉晕晕的脑袋,赶忙往宫里冲。

凉风刺面,跑了半截,他清醒些,顿住脚,觉得自己不能急着也去面圣,这反而送人口实。可是他想来想去,若不去,他又不知道纪晓岚在搞什么鬼,万一打他个措手不及……正想着,步子不知何时已经迈到殿前,里面有隐约谈话的声音,听不清,却足够和珅心惶惶且跳动不已。

纪晓岚出来了。

看见和珅,走了过来。

和珅楞住,随即觉得自己傻,这不是刻意向他走来,只是必经之路而已。

但他的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期待,小小的,随着纪晓岚的步伐,正在飞快生根发芽。

他连呼吸都被希望的芽儿缠住了。

纪晓岚曾说和珅脸皮厚的紧,这是实在话,颠倒官场三十几年,和珅早把自己垒的刀枪不入,任内心是千回百转,也不摆在脸上。

这让和珅觉得,现在,纪晓岚眼中的自己,一定是泰然自若面无表情。

“和大人在紧张什么?”

心凉半截,这就是纪晓岚,和珅愤愤地想,什么都知道。

“纪大人啊,好久不见。”

还是别问。岔开话题聊点别的,就不会火药味那么足。

“和大人就不问我何故面见皇上?”

他就非要引我么?

“非大事纪大人不会跑一趟的,和某也不必问,必是为国为民为苍生。”

和珅说的滴水不漏,实则什么也没说。这招叫拳打棉花。

纪晓岚若有所思的打量和珅一眼,“皇上找你”他用聊天气的语气说。

和珅狐疑的问纪晓岚,可是真话?看着他严肃点头,就低头整理几下衣装,准备面朝天子,抬脚不出几步,被喊住。

“又什么?”和珅急着谒见皇上,说话也不仔细拿捏了。

纪晓岚看着他,也不急,半晌才出声,“和珅”他说,“草堂花开的很好。”

他当时没追问这话,只着急离开,顾不上琢磨纪晓岚的意思。现在纪晓岚来了,他便问,“这话什么意思?”

“只是花开的很好。”纪晓岚脸上扯过一丝苦笑,“想告诉你。”

和珅的脸埋没在阴影里,看不真切,“那时你就知道了。”

纪晓岚不说话,默默抽着烟,味道有些呛,和珅心想,算了忍了,难得最后一次闻小兰花的味儿了。

和珅站起来,走向纪晓岚,他们之间只隔了一扇牢门,“账本也罢,算计也罢,我不恨你,早知道有这么一天,我更愿意你送我进来。”

纪晓岚猛吸一口烟,闭上眼睛,说起些别的,“我回到草堂,小月被太后召进宫了,他们都以为我安心在你府上养伤不回来。我研究了好多菜品,都是试着做的,本想哪天请你来吃,就又摔了。”

“……我说我不恨你。”

“好几天我基本动不了,躺在床上,听着外面风声雨声的,觉得好孤独。这么多年,无子无嗣,跟这个争那个辩,那时候像个残废一样躺着,突然觉得自己白活了。”

“纪晓岚?”

“和珅,我把能做的都做了,也成功送你进来了,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以为我后半生的追求就是毁掉你这个大贪官,可是,你进来了,我现在却他妈的一点也不想你死,奇不奇怪?”

“这感觉是怪的很,老纪,其实我一样。你这人挺招烦,但好久不见,我就会在心里偷偷的想,跟做贼一样心虚不让人知道,但就是想,控制不住,想和你吵嘴,想啊,见见你多好。”

“我和珅活很久了,心里早就没有爱啊情的那种东西,就算还残存一点,也是浑浊不堪,拿不出手。我只希望就这样吵吵闹闹,能远远看看你。”

“喜欢我三个字很难吗。”

“你不也没直说舍不得。”

他们不约而同笑起来,纪晓岚拍拍身上的土,说,走了,你好好待着。

这就是结束了,和珅转过身,他不想看纪晓岚的背影。这许了是最后一次聊天,他们把憋在心里好久的话终于倒了出来。和珅回味纪晓岚的话,心里突然一阵不是滋味,他后悔这事怎么不早说,唉,可惜了刚才捕捉的一点薄薄回忆,明天就要跟着他烟消云散了。





TBC(Maybe)

就这么完了行嘛╮(╯▽╰)╭

每次动笔风格都不一样,我真是个人才【无奈脸】

阅微知著本来是个连载,但随便单独拎出来个就看,好像也不违和……

这篇一直发不出去,说有什么敏感词,改的我是痛不欲生

评论(15)
热度(31)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