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纪和无差】阅微知著【三】


沉重的眼皮使他睁不开眼,在一片嘈杂人声中,他隐约听到暴怒的喝令声。身上被人一阵连戳带刺后,周围安静下来。重新昏睡过去之前,他听到和珅的声音,说,救他。

有人轻轻哼着小曲儿,算的上好听,不是很有天分,但平静而安谧;轻柔的丝缎布料掠过他的身体……在这种方式下醒来,可以说的上惬意了。纪昀的眼睛缓缓睁开,花了些时间适应刺眼的光线。他打量屋顶,看到梁上的井口天花,意识到自己并不在草堂。他被埋没于难忍的痛楚之中,却分辨不出到底哪里在痛。他试图抬起手,却没把握办的到,一阵努力后,果然没在预料的位置看到本该被驱动的手。他只好艰难的在目所能及处探寻,想找到哼小曲儿的人。

哼唱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对黑色的眼睛跳进了纪昀的视线。他感到迷惑,继而确信自己认得这眸子的主人。然而,他享受仅是单纯看着这双眼睛——里面映出自己。他没法儿挪开视线,眸子的主人在同他讲话,他只捕捉到“失血过多”、“风寒”、“静养”几个似乎有意义的词。

和珅对他微笑着。他把胳膊垫在纪昀身后,协助他坐起来,纪昀的重量全部压在和珅身上,这使和珅的呼吸断断续续的拂到纪昀脸上。他喝下和珅递过来的汤药,药效起来,在渐渐逼近的朦胧睡意里,纪昀感到几分被眼前人背叛。

这一睡就是很久。足有几周。

纪韵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依在木拐上,这使他保持平衡。他的左腿差点给狱牢里的阴风潮气毁掉,和珅借了太医来治才保住,如今动起来是一瘸一拐。他手上没什么劲儿,又赶上分神想事,没防备的脚下一绊,倏的磕在地下,一时疼的他冷汗直流。

该死。纪昀狼狈坐下,喘着气,心里骂着不争气的腿。他看见和府的仆人望见自己跌倒正跑过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更该骂和珅。

我要回草堂。这是纪昀醒后第六次与和珅说这件事。他对和珅有感激。和珅救他,陪他,闲同他说话解闷,这都很好,但偏偏是困在和府,饶是不放他回去,由此看到和珅,纪昀就没好气儿。

纪昀有次问和珅,对喜欢的姑娘你都这样儿吗。

和珅腾时脸窜的通红。

也就是打趣儿——纪昀想这人原该正经的怼回来。可这反应……让人一时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和珅缓过尴尬劲儿来,打了个哈哈结尾。纪昀偶尔再提此事,和珅便学聪明了一口咬定,

都是皇上吩咐的。

养病的日子很慢,纪昀闲下来,会坐在屋里发呆。想到自己沉浮宦海多年,按照理想,声张正义,廉洁奉公……拼着自己微不足道的性命,和天下贪官污吏斗了好几番智勇。

很久很久了。

被打过、骂过、被贬、被流放、又被任用……他好似一棵劲松,任什么也不低头。他从不露怯,是因为深知自己软弱,所以从不表漏,只夜深人静,遍体鳞伤后,偶尔叹气。

脆弱是不能给任何人看的。他从来坚信。他害怕被人看见自己软弱无力,更怕随之而来的同情。

和珅藏的很好。他表面与自己吃喝平常,但在牢中,烛火照亮的刹那,纪昀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和珅眼里波涛汹涌的情绪。

可怜啊,他的眼睛在说。

真可怜。

他被剧烈的拥抱住,带着可笑的小心翼翼,好像他是件易碎品。

是,他碎的体无完肤,但他也无须可怜同情。和珅拐他来和府调休,他无力反抗,自下狱至此,事事无一由己。待稍能动,纪昀就申明要回草堂。他想自己待着,默默啃噬心里滋味,运气好一点,兴许能把所剩无几的尊严拼凑起来。

纪昀的伤只好个大概,和珅自然摇摇头。你一点没好,草堂又冷清,我这儿一切物事都妥当……和珅最后还叹口气儿,说,纪晓岚,你真想走我不拦,自己走出和某人府门,你便回去。

这就是玩笑话了,和珅当时心想,太医说的半月下床不了,之后纪晓岚才能有点力气,只要跟他慢慢耗,人总归要在和府待几月了。

纪昀被扶着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土,又给送回了养伤的和府院里。他顺从的被安放在床榻上,这时和珅进来,笑容刺眼的挂在脸上,纪昀下意识转头避开。

老纪,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小兰花酥,怎么样?烟你摸不到了,就这味解解馋罢。

和珅站到床边,伸手想扶纪昀一把,纪昀避开,不发声气儿的闭上眼睛,他是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人。

眯了很久,睁眼,和珅还在。

这空气安静的不自在。

他最终还是开口,把声音里的恳求、不耐烦等通通压下,平静到干巴巴的程度后,送入和珅耳朵里。和大人费心,何时放我回去呢。

和珅凑过来脸,笑的欠揍,装作漫不经心的发问,呦,纪大人,刚才见您出去了,怎么半晌又自己回来?

纪昀脸色难看,心里埋怨这腿,他若好时,不出去才怪。可惜,这话不好直说。

他想辩驳一番,正组织语言,小兰花味儿被风捎过来,浓而诱惑,让纪昀觉得没必要再忍,拿起一块酥点吃起来,和珅此时极有眼色的向外吩咐,来茶,要好茶。

痛快吃喝,解馋完毕,纪昀要说的话早从嘴边溜了。

那就明天罢,明天再走出府门回去。如此纪昀暗下决心完毕,便舒服享受着点心、茶、和珅的存在。晚霞很美,他这一次,偏过头,安安心心看。和珅又开始说些什么话,纪昀没仔细听,他在努力,默默想记下许久不曾有的感觉——淳朴、安详——风穿过院子,他发觉自己在笑。



TBC

我觉得还蛮甜的。

如果有人觉得不甜,

那一定是我对甜这个字有什么误会……

溜了溜了。

评论(7)
热度(35)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