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纪和无差】阅微知著【二】

和珅不停的找纪晓岚。他在做梦。梦里他握着纪晓岚的手,说,纪大人辛苦,脸上带笑。那时他年轻,手指随意略过纪昀皮肤——疏离且客气。那人回他一笑,也礼貌。

和珅记得清楚。

他疲惫的睁开眼,外面漆黑一片。熏香寥寥,还未燃尽。他支起身,叹口气,惦念起纪晓岚的安危。

***

趁着深夜,纪昀偷的片刻休憩,发呆,想着过去,卧着、躺着,很长时间一动不动。多的时候脑内昏沉,胃总在突突跳动,好似吃掉了心脏。他想活下去。

难。

他全身都痛。铁链锁在身上,吸走热气。夜凉,他清醒,却不能做什么。他心里想小月,想她喊先生二字,便生几分安慰。他想起和珅,只当思及一位故友,而一旦关于他的事想的稍多,就头痛,生出落寞无助的杂草,覆盖整个心脏,攥紧了,而后带来隐隐阵痛。感觉与以往经验重合,好似,他在想念他。

纪昀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未免太过奇怪。怎会想他?必然是自己太过疲累,受刺激久了,不能正常反应罢。他且暗自疑不定,却注意牢门大开,来一队人马,簇着一位蒙面还戴斗笠之人。纪昀略微扫量几眼,微阖双眼,呼吸,等待。

***

“老爷老爷——”刘全激动的扯着嗓子喊,“我找到——”

和珅自半夜醒来,就没再睡,此时急从屋里出来,没听刘全把话讲完,就忙问“找到了?纪晓岚人在哪?快带我去!”说着连推带搡,催着刘全走。

刘全差点跌倒,只走几步,就匆忙在院子停下,不知说什么好。支吾两下,硬没吐出一个字。

“怎么?”和珅瞪着他,“还不快带我去?腿瘸了?”语中急切夹杂怒意,刘全听了,哆哆嗦嗦,但见自家老爷生气,打个躬,头也低下去,喂喂诺诺的说:“纪大人……还未找的到。小的找到的是另一个人,说知道纪大人下落……小的,便带过来了。”

***

“派人过去了?”说话人的声音从斗笠下模糊的穿出来。几个小厮连连点头:“爷,忍冬已经过去,向和珅讨钱了,您放心。”

这人不愿露脸,站的远远,望牢房里不省人事的纪韵。忽的,叹口气,随即嘱咐左右,无论和珅是否拿钱来,之后都把纪昀悄悄放了去。说完,蒙面人找处暗室坐下,拉个狱卒来问:

“他可交代了?”

“不,一言未说。”狱卒答。

他点点头,似乎对纪韵反应很是满意。狱卒奇怪,不敢发问,低头等着。这人缓了会神儿,想起刚才所看情形,便皱眉问,“我来这么久,他怎躺着未曾起过?总是这样睡着么?”

“爷可误会了!”狱卒自觉这是讨赏的好时机,细说了几天来对纪昀所施折磨,还道,“他哪有睡觉的福气,是被鞭打太过,直不起身,使不上力,晕在那里呢——”

他还想汇报鞭打的一些细节,正思量,忽的胸口一痛,从半跪被踹躺在地,翻身要起,见打他的人正是眼前的爷,一时愣住,不知做何反应。

***

和珅听到刘全脚步,立刻上前夺了他手上银票,胡乱塞给一个年轻女孩儿,说:“好姑娘,你要的几万两我都给你,带我去找纪昀好吗?”话说的诚恳,还夹着央求的味儿。

刘全看不下去自己老爷这么低声下气,在一旁急的发抖。他额头全是汗,刚才跑了一路,气都未喘匀,呼哧呼哧的讲,“我没想到这是个骗子来诓钱,老爷不可信她!”

小女孩儿嘟起嘴,认真数了数怀里银票,冲和珅点点头,“够啦,和大人,跟我走吧,我忍冬不骗人的。”说着扭头递给刘全个鬼脸,把刘全脸气的红。

和珅喜出望外,他怎没想过骗子一事?但觉得有一点儿希望,不想放过罢了。一听女孩儿这么说,便跟着走。内心暗暗期待,又担忧将要所见。

***

纪昀睡了很久,这一觉他睡的前所未有的安稳,他睁开眼。四周很静,偶尔听见老鼠跑动的声音,带斗笠之人和那些狱卒已不在,除了身上的疼痛,他就像做了一个梦。

……纪昀。你做梦了?

突如其来的记忆。

午睡的纪昀醒来,迷糊的看见一个影子在旁。和珅望着纪韵眼睛,盯了好一会儿。其时蓬风御叶,碧苔芳晖,和珅笑着,说:

“纪昀。你做梦了。”

仿佛不知身在何处。脚步声又来了。纪昀闭上眼,心脏扯着血管突突的跳动,在黑幕里撞出回响。待他细听,却感到奇怪:不是狱卒,是急切、慌乱的步伐,像在找某个丢失的人。

“纪晓岚——纪晓岚——”他的感觉纷乱炸开,这是在喊他?他精疲力竭,思绪不能集中,一时没法儿分辨是谁。心头涌来融融的熟悉、怀念,刹那间又被惶恐吞没。

不要被发现,他不要——不!至少不是……

和珅提了火把走进来。他环顾四处,只觉阴冷潮湿,空气污浊。他向里走去,心望那小丫头别骗他,边喊起纪韵来。

铁链的声音,听入耳,他立刻捕捉到方向。和珅心里碰碰乱跳,加快步子往前走,又听见微弱呼吸声,他握着火把,不受控制的发抖,手心密密的汗,滑的火把有些摇晃。他朝传声方向照去。那间牢笼整个儿被火光映亮了。

和珅看到纪昀。

他躺在垛草上,头低垂,双手被铁链拴着,在跳动火光下只剩一抹憔悴黑影,“纪晓岚!”和珅推开牢门——锁子开着,像是知道会有人来。他走进去,被刺鼻的味道呛的轻咳起来。他离他很近。和珅酝酿了好一会儿,开口,又闭上。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眼前的人抬起头,虚弱的看他一眼,表情痛苦,挣扎起来。他双手想要捂住自己的头,又被铁链挣了回去。

“老纪,”和珅轻唤他,伸出手,好似摸到一面墙,黏糊糊、冷冰冰。他握住纪昀的手指,低声耳语,

“我来接你。”

和珅忍着,拿近火把,探查纪昀伤势。他的衣服被抽破、打烂,不下数处;破了的衣服下是暗红的伤口,淤青了的肿块,衣上不是被血染成红色,就是被各种污秽沾满……他,残破不堪。

和珅楞住,微微失神,胸腔好像要炸开,一呼一吸,都伴随着疼痛。

走一步,和珅就往下弯一点腰,好像这样就能缓冲一点痛。一股霉菌的异味直往鼻孔里钻,他伸手摸到纪昀的伤口,浑身一震,心便像灌了铅,就此模糊沉下去。

小心翼翼的,和珅伸出双手,急切想要触摸眼前人的全部。纪昀被他轻柔的环住,“老纪?”这瘦弱乏力的人听见和珅,终于反应过来什么,登时剧烈挣扎起,双臂挥舞,带动铁链索索咔咔,砸在和珅脸上、背上。

地上既湿又滑,和珅蹒跚后退几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老纪?”和珅被摔的痛也顾不上,慢慢拾起来,一瘸一拐,重新走到纪昀面前。

“走开,”纪昀大喊,一把推开和珅,由是用力太大扯到伤口,又疼的急切呼气起来。他声音微弱,却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走……别看我……别看我这样子……别……”声气儿渐若游丝,最后带着哭腔的哀求,让和珅泪珠崩盘似的往下掉。趁纪昀低头之际,他胡乱摸了两把眼泪,仰起头,听见纪昀艰难喘息着,泪又涌出来。






TBC

我怕是有更文拖延症,这都快一个月了才码完第二章,比第一章长些,算一点点弥补,希望各位不要因龟速打我(ฅ>ω<*ฅ)

写完回头看,突然发现和纪了,不行,等老纪养好伤我得再让他攻回来。

有点后妈,咳,但我还没虐够【遁

对了,大家猜猜蒙面人是谁吧~\(≧▽≦)/~

评论(10)
热度(48)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