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流莺

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纪和无差】阅微知著 【一】

在写第二章了,最近有点忙……评论里有人说要改tag,其实和纪纪和无差啦他们终归要滚到一起去的( •̀∀•́ )
我就再加个和纪进去呗~

**

第一章

他不记得来几天了。房内森森的暗,透流着排泄物的浊气。他被锁着,凉链子缠在脖颈、手腕、脚踝上,紧直贴在皮肉。来人环攥钥匙,往里一插,一抖,锵锵碰碰的,咔嗒一震,起了锁。他挣一下,身上依是哗啦啦响,锁在。
   
原来是门开。

“纪大人,也该招了吧?”看守扬手一鞭,硬硬抽上纪昀的手,把他疼一哆嗦。看守却扯出笑来,等回话儿。
   
手背炙的疼,此种皆般,纪昀很觉适合他。诸君贪向,若自廉洁,该罪。数计奸官污吏未除,他便不念以自保全。于是他仰头,舒嗓笑起,说:“我纪昀,无事可招。”

死。

他可能是怕。不同于他人,要死,还惦烦恩亲救护。他是一个人,没朋友,没亲人,也是没了好些要怕事。他可怜自己了,对于死,他竟等着等着的,平和了。想,死去也好。

看守喊来几人,强他跪地,加起拳脚。打人的都使开全劲儿,只不着落要命处。纪昀变跪为躺,被人扯平了踢砸,牙挺紧的血直往外渗,与嘴中给人打的肿、烂口子里的血,一齐流满下颌,有血汇的浓了,便绵绵柔柔滑下,滴落地上。
   
头晕,胸口前肋骨,折了、塌下去,吸气就痛。纪昀在想,他一走,小月会伤心。他卷起身,缩着,想压痛,鞭子一落,又抽打开。老了,不好看,嫌都来不及,小月怎要喜欢。他断断的想,心窝戳得痛,身上鞭落拳打脚踏,都不够掩住。

纪昀已有些迷糊,眼皮吃重,不住闭着合了……抽打续续接上,一盆凉水覆下,冰了一脸。鞭子加狠了,纪昀每吸一口气,都在颤抖。“快没了息气儿”,人在嚷“打累了”“歇起”之类,才把门扔上,结束这虐打。熄了篝灯的屋里全着黑,他跌在草上,放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只觉身上轻飘,填满棉絮似,无力、虚弱,像不是自己的血肉。夜气浮上来,他蜷在草堆上,独自一人,一无所有,除了限制他的铁链,吮水结了冻的衣服,腥臭,草堆。以及他的回忆。

茶凉了。刘全添上热茶,陪自家老爷等。和珅立在门口,右手紧握左手,放在胸前一会儿,又砸上自己额头。他急躁踏着步子,来回走,眼瞅门外,就不见探子来信儿。

和珅心里估摸没底,冲刘全嚷:“你说,老纪到底去哪了?派了五六批探子,就没个稳的回信?”刘全楞了一下,摇摇头,掐下手指,说:“爷,纪大人走的久,怕不是已经没了——”和珅忽然收步,静静站住,肩膀垮下来。院子里,树叶哗哗地响。他找把椅子坐下,想,纪大烟袋死了,于是浮出以前好些事儿、话儿的,填的脑里胀痛。

……

和二,你又贪了多少银子?请客请客。今晚我去你那儿吃。

别伤心了!人不喜欢你,就不喜欢了。你又不好看。再说,还有我陪你,不是?

哎哎哎,腿还疼呢?爷这儿有膏药,挺灵,拿去试试,瞧你这瘸样儿,真受不了。

被赶出来了吧,让你娶那么多老婆。得,住我草堂吧。对了,你得付钱。

……

回神过来,和珅一想老纪,被绑了、伤了、死了之类,胸口就像压了一口气,吐不出来。手笼在袖中,僵的冰凉。指尖、胳膊、肩膀,直至整个人都抖起来。脑里冲了雾一般,晕腾腾的,胃里一阵恶心。心急促扯一痛,乏乏喘口气,要歇半天,像扔上岸的鱼。他想起,纪晓岚失踪,自己跑到纪府,见烟杆躺在地上,掉着一地烟丝,少了人,草木还肆意,只一片寂然。自己原是习惯纪昀在身边了。

等发作过了,和珅慢慢醒过气。老纪若还活着,也要被他无由的悲了情了的给拖害死。当下找人最紧,有些事情,见到面,救好人,他会细细搞清。太阳穴肤下,血管鼓鼓跳动,手指搁上,一触冰凉,揉两下,和珅就闭眼,理起思路。

人在京城没的,他听探子报知完就封城,人必在京城。这里太大,全搜起来,时间不行。他在地上布遍耳目,没传回一点信,极怪。于是想到地下。听闻民间多有开地库,夏纳凉,冬储宝,且入口隐蔽。即嘱咐人查,让留心深宅废舍。这般熬了半夜,才徐徐睡下。

TBC

*打算写成all纪,哈哈。

这么冷的cp怕是没人看了。

:-(

评论(16)
热度(51)

© 诸葛流莺 | Powered by LOFTER